阿作

会画一点画

2017.5.15

不成文书柜:

  首先,你有没有特别特别坚持的非常热烈的理想?其次,你知不知道其实你的理想是美好无比到却完全不切实际的?如果两者你都点头了,嘿,朋友,那你一定是个有趣的人。咱俩一样诶!


  我诚挚地给各位热衷于谈恋爱的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们一个建议:如果你觉得你这辈子可能只会喜欢那个人而且永不变心永不厌倦,也就是说和你十五六七八九岁时认识的所谓另一半走到死的话,那你要么是在装睡样自欺欺人,要么是没常识又充满意淫的漫画看得太多,再或者就是充满了小布尔乔亚那股腐臭味的心灵鸡汤(鸦片)吸得太多了。中学生,对,尤其是中学生,靠着一腔热血和一时脑热谈恋爱,既不敢玩火,又想要长久,说实话,这就像埃苏丹想带着土鸡入欧一样幽默。如果你能把屋子建在沙滩上,还建得牢牢稳稳,那肯定是你特别有本事,不过绝大多数人这都不可能,所以你可能只是在做白日梦,也就是当一只头脑昏昏的醉虾。一个充满幻想的时代也许是浪漫的,但假如你把幻想当真了,那可能就有点问题了。谁都觉得自己不会被风浪拍碎,然而不幸的人总是远远多过幸运儿。你所谓的幸运,其实不过是偶然逃过一次拣选罢了。毕业是一个不错的耳光,凡事等个一年再来看。未经人事的时候,谁都肯信爱情一片光亮雪白纯得像呼伦贝尔的鲜牛奶(你信这个?)。如果有能力,有条件,有可能,那就去多多体验,多多经历不一样的人吧,不要自己让自己被吊死。少年时的幻梦是随时可能粉碎的,别太在意什么偏见了,放轻松一点。也不要乞求原谅,不服从不是罪过,而且美德。


  给爱情保鲜的一个好办法就是随时抱着今晚就要分手的觉悟,如果你不能用最牢固的方式稳定感情,就是说既没有那个责任心去肩负起被世俗所错误地过分看重的一些东西,,也没有超凡的能力去完美地洞察并契合你伴侣的心灵,却还幻想能纠缠个几十年,那就别自己骗自己了。灵与肉都非常重要,缺了其一,还可能缝缝补补凑合过下去,但要是一个都没的话,那你俩的结合确实很令人惊奇了,这也是中学时代的爱情基本都逃不掉摔成尸体的原因之一。星期恋人是很适合这个功利,浮躁,且转瞬即逝的时代的,这和约炮很像,但不必承担太多来自周围的责难和道德压力。我建议各位急需恋爱的朋友们去试试这种毫无心理和物质负担的快餐爱情,它很快就会让你像塞了三个巨无霸汉堡样撑到反胃。但反胃也好过做白日梦,毕竟前者只是小有些恶心,后者则纯粹是白痴了。不过到了这地步(不是贬义),就不要指望人人都能包容你,说个不恰当的话(真的不恰当),别想着又当婊子又想立牌坊。连偏见都咽不下去,还好意思出来遛狗?


  说实话,我觉得幽默感这玩意儿在任何人身上都能体现。幽默,滑稽,诙谐,转身就是个讽刺,要有一个喜剧演员的自觉才行喔,亲爱的。唔,或者请您看看我的头像吧,那也是一种浪漫的。你看,世界这么大,不笑多可怕啊!觉得生活无趣或是空虚的人,多半是缺少一种幽默感。如今我喜欢那只巧舌如簧的金毛狐狸和绿茶属性的雀雀要远远胜过喜欢阿海了。如果轻浮让你感觉更好,那就轻浮吧;如果端庄让你感觉不错,那就端庄吧。不必被条条款款困死,印象这玩意儿随时都可能瓦解(毕竟我们还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个杀器),所以绷得下去的时候就绷,绷不下去时就别绷了,幻觉就只是那一下下而已。怕就怕感觉自己好像是个正经人挺久了,结果还就真拿自己当正经人了。


  最近新多了一些关注我的朋友,希望大家不要产生本人是个纯良友好温柔多情和善宽容傻白甜的青年女性的错觉——这个错误的认知里就没有哪一处是对了的。


  嗨!我想我们能做好朋友嘞!祝你身体健康!做人最紧要系开心啦!😊

评论

热度(39)

  1. 阿作不成文书柜 转载了此文字